cover_1111A.jpg  

不是因為邀稿而出書的狀態就是,你永遠不知道寫完了以後還會有什麼,不知道有誰會看,不會知道是哪間出版社出,因為基本上連會不會面世也不知道。

大約五個月前把初稿發給了他,然後他不但推薦了給總經理,還把我這次經歷等待通過審稿的過程成為了最後一次。

叫我感到榮幸的是,我偶然一次看韓寒的繁體版小說時才發現幾乎每一本都有他的編者語。

由《不要停下來》到了《無名無姓- 下落不明》,少了那份粗疏拙劣,多了一個比我還要重視作品的編輯。

感謝陳文威先生,一個會幫我把「是咁的」改成「是這樣的」的編輯。

 

還有封面設計陳書、封面攝影三三,和漏了加在版權頁的-封扉攝影:Yiu-Hong  ! 真的十分抱歉!!

 

題外話,有些人總愛在推薦一本書時說自己用一口氣便看完,可是其實我不介意你斷幾多口氣來看我的書,最重要是不管你斷了幾多口氣,也有吸下一口氣的衝動吧。

--------------

我沒什麼想要說的,只想讓作品說話。

而大家如果能幫忙分享出去,讓多點人一知道,我會很感激的! :D

cover_BACK.jpg  

linr.jpg  《無名無姓 - 下落不明》節錄



「人是會重覆犯錯的動物。在我被腳旁的USB充電線絆到數百萬次的時候,我覺得我又再重覆類似的起承轉合。」


linr.jpg

突然間,

我不再覺得他高高在上。

他都只不過是像我一樣,曾經想讓在頭頂上的飛機帶走自己,曾經坐在電視機前面看着五光十色的世界,透過影像去品嚐維也納的氣息,也都曾經一無所有,只擁有着夢想。

我開始卸裝了兵甲,讓他走進我的故事當中。我很想把這個故事都告訴他,告訴他這個因為下雨天而隨意開始的故事,告訴他屁欣小趾頭是如何露出,告訴他我和歌手的奇遇,告訴他我所認識的伯樂,告訴屎屎按錯了幾多「掣」,告訴他有關巨人的童話,告訴他我將來遇見的種種、我認知的一切。
雖然他一開始只是在找一個聽眾而已,但那又如何呢?因為,一直以來,我都不知道有誰會去了解我跟自己的對話,不知道誰會去看我的故事,直到他的出現,我也就找到了這個人演講的第一個聽眾了。

linr.jpg

他一邊的聽着音樂,一邊看歌詞,有時候偷笑了一下,再望看我,但我不知道他聽到哪一段、哪一句,我有點不好意思。

聽罷,他把隨身聽還給我,想了一想,然後調整一下姿勢說:

「你寫得不是不好的,只是很普通,一般流行曲的樣子。」

「如果你真的想令它成為一首流行曲,那你得先成為一個有名有姓的人」

「那好不健康啊,為什麼我就不能單靠實力呢?」

「你聽清楚了,我是說,你要靠你的實力成為一個有名有姓的人。」

「什麼意思?」

「我會幫你。」

linr.jpg

 

你為什麼不試試不讀書呀?」

 

「如果一直讀下去是一種隨波逐流,那麼以韓寒為例來叫我不要讀書也是在跟隨別人的步伐罷了。」

 

linr.jpg

「喂,走啦,還看什麼。」

 「你這丫頭」

 「幹嘛?你……憤怒了?」我說,《憤怒了》是一首他作曲的歌。

 「哈哈……」他笑得很豪邁,似乎消了口氣,卻作勢想打我。

 OH HIT ME HIT ME HIT ME」我帶有節拍的唱,又一首他作曲的歌。

linr.jpg
  我們終於無驚無險的到站,要知道無驚無險是多麼的驚險啊。這裏會下墜的、會摔破的、能撞上的、假的和假的都琳琅滿目,一生之中彎彎曲曲,我也要走過,原來是這個意思。

在我們走向取件的地方之前,會經過一條食街,那裏的路很窄,可是總是不停有電單車呀、單車呀等帶有滾軸的東西穿過,於是在前面的我們一次又一次滾到一二邊。

那些司機死命的響號叫前面的人要注意後面有車,響到十里外都能聽見卻依然誓不罷休,生怕響少一次會吃虧,因為他們覺得只要響了安,就算撞死了人也不能怪他們。

 幸好我沒被撞死,因為見紅其實很少機會見報,最多是見死不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gcheng 的頭像
lingcheng

【Ling Cheng】

ling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